安生

(童柯)山海有泪,童柯有梦(二)(我们的少年时代)


小松,怎么了?尹柯看着自从与银鹰比赛后就失去活力的班小松很疑惑。
班小松一下子抱住了尹柯,尹柯你知道吗,陶老师要解散棒球队,以后我在也不能打棒球了,尹柯,怎么办啊?
尹柯被班小松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
听了班小松的话,拍了拍他的后背,小松没关系的,只要你想就可以一直打榜球啊。
班小松放开了尹柯,不行,尹柯我要去找陶老师问清楚!
看着班小松的背影尹柯无奈的摇了摇头,同时,尹柯没看见班小松泛红的脸颊。

教室
自从知道棒球队要解散之后班小松就一直窝在座位上,整天无精打采。
同学们,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我要重组棒球队。全班同学被班小松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。
你是笨蛋吗?冷漠中带点讽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。
所有人都向门口看了去。
这不是中加的邬童吗?焦耳和其他同学都惊奇的说。
你怎么在这里,你有什么阴谋。班小松气愤的指着邬童说。
所有人里最冷静,最不冷静的是尹柯。
尹柯看着门口的人心乱了,邬童到底还是又见面了,可是我还没做好准备啊。
白老师进来了站在了邬童旁边,好了同学们静一静,这是新转来的同学邬童。班小松你还站着干什么,罚站吗?还不坐下。邬童现在班里还剩下两个位置,一个在班小松旁边,一个在尹柯后面,你自己选一个吧!
邬童听着尹柯的名字,猛的抬起头,径直走到了尹柯旁边。
尹柯握着笔向平常一样,做着题。很平静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。
邬童一直看着尹柯,全班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两个人,一致的想,他们两个人之前认识吗?
尹柯,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,邬童攥紧了拳头离开尹柯旁边,坐到了班小松旁边。
高一六班所有人都有一中看电视剧的感觉,包括讲台上的小白老师。
尹柯,握笔的手轻微的抖了起来。
最简单的一到数学题可是却一点思路也没有。
心,既庆幸又有点失落。
尹柯无奈的笑了笑。以后该怎么和邬童相处那?
自从邬童坐在了班小松旁边,班小松就一刻也没有放松下来,因为邬童的眼神太了怕了,对着自己还好,我又不怕邬童,可是腿却不由自主的抖了抖。可是邬童看的是尹柯啊,一天什么都不干,尹柯能看整整一天,我说邬童尹柯有这么好看吗?虽然尹柯的确很好看。可是你这要吃了他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啊?
班小松看看邬童,看看尹柯。猛的拍了下头。
自己怎么这么笨啊!
尹柯,邬童被班小松的动做吓了一跳。
小松怎么了?尹柯关心的看着班小松。
邬童的脚唰的一下黑了起来。
尹柯,你行啊,我来了这么多个小时看都不看我,叫班小松叫的这么亲密。邬童心里很不开心。
尹柯,尹柯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。邬童啊,邬童啊,他可是中加的王牌投手,我可以找他重组棒球队啊。
班小松转身对邬童说,邬童,邬童,你和我一起重组棒球对吧!我们一起一起拿冠军。
邬童瞟了一眼班小松,不屑的说了句,白痴。

评论

热度(6)